女大学生被拐到山村嫁给傻子,最后变成了疯子

2016-10-06 07:06 来源:健康生活网整理

女大学生被拐到山村嫁给傻子,最后变成了疯子

人贩子拐卖妇女儿童的消息,网上不时传出,然而我怎么也想不到,有一天这样子的事情也会在我身边发生。

我有个朋友,叫张斌,浙江大学高材生,人很老实,在大四的时候才跟女朋友再一起,之后两人也相当甜蜜,没过两年就订了婚。

张斌的女朋友叫徐玲玲,同是浙江大学高材生,而且是那种有才有貌的白富美,人我见过,长得漂亮待人又相当温和,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典范,看得出她很爱张斌。

天妒英才,也许是老天觉得两人太过于顺利,在结婚前两个月,徐玲玲去泰山旅游的时候,忽然跟友人一起失去了踪迹。

在徐玲玲失踪之后,她的家人报警,警方也派出很多的警力去泰山搜寻,一度以为徐玲玲和朋友坠下悬崖了。搜寻两个半月之后,始终没有徐玲玲的踪迹,渐渐地她的家人就放弃了寻常。

在徐玲玲的家人放弃后,张斌却没有放弃,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女友还活在这个世上, 等着有一天可以或许亲手为她戴上结婚戒指。

有好几次,我劝他放弃算了,在找一个好姑娘度过余生,不要再为徐玲玲浪费青春了,但张斌却是不肯,每次我讲到这件事,他就变得很暴躁,像是要杀人一样。

张斌就这么在寻常女友的过程当中,胡里胡涂了几年,原本在世界500强企业的工作也丢了,为了寻找女友还变卖了家产,让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。

直到有天,他忽然接到一个德律风,为了让徐玲玲可以或许打通他的德律风,他一直都没有把学校的号码换掉。

也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,这回打通他德律风的竟然是已经消失5年的女友,在德律风里面,徐玲玲向张斌哭诉,这几年他被一小我私家贩子卖到了陕西北部的山村里面,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,这次是趁着她的婆婆去世的机会,才从那山村里面逃了出来。

即便那么多年过去,张斌的心仿照照旧没有变,听到徐玲玲说出自己所在的地方,就连夜赶飞机过去,将徐玲玲接了回来。

当徐玲玲回家后,成了当地的一桩轰动新闻,有很多记者过来问徐玲玲这几年去了哪里,但是徐玲玲不愿意多说,张斌也不让别人多问。

之后过了半个月,张斌就跟徐玲玲去领了结婚证,然后请了我们几个朋友吃了一顿,算是结了婚。

我内心是由衷嘱咐他们,“祝你们可以或许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

张斌听了后很高兴,跟我喝了好几倍,作为他的发小,我是难得见到他如此兴奋的情况,但徐玲玲听了我的话后,脸色却是有些苍白,我寻思自己应该没有说错话才对。

其他几个朋友也都上前祝福,那天晚上张斌喝得醉醺醺的,我们将他送入洞房后,才逐个离开。

结婚后,张斌和徐玲玲去了国外度假,给我发了很多的照片,照片当中,张斌满脸辉煌光耀,纯真地像是个小孩,徐玲玲也笑得很开心,不过我隐隐觉得她笑得有些牵强,似乎在担心什么事情一样。

不过那时候我工作繁忙,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这件事,就将它抛在了脑后。

等到再想起来的时候,却是有朋友告诉我,徐玲玲又失踪了!

我听到这件事后,急忙给张斌打德律风,接通后就扯着嗓子喊:“张斌,徐玲玲有失踪了?你怎么不告诉我!”

“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很忙,这件事你就别管了。”张斌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,那是一种悲哀莫过于心死的感觉,我感触感染得到,如果这样子下去,他可能就快要崩溃了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她留下一封信,让我别去找她,然后就走了。”张斌的声音说不出的苦楚。

失踪几年的爱人,回来之后十分困难过上幸福的生活,忽然又不辞而别,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得到这对于张斌有多么大的打击。

“这个疯女人!”

我有些生气,挂断德律风后急忙跑去了张斌的家里面,见到了醉成烂泥的张斌,将他扶到了床上,留在他家赐顾帮衬他。夜里的时候,张斌一直在说梦话,问徐玲玲为何要离开他。

到了早上醒来的时候,张斌一脸发呆,仿照照旧对那个女人历历在目。

我给了他一杯醒酒茶,问他接下来要干什么。

张斌想了想,就说:“我要去找她,问理解理睬为何要这样子做。”

我有些恨铁不成钢,想骂醒张斌,却又觉得自己独身只身狗实在没资格说他,就拍了拍他的肩,让他好好赐顾帮衬自己。

后来有一年的时间,我断断续续收到过张斌的消息,听说他陕西那边找徐玲玲,但一直都没明确的消息。在直到一年后,张斌打德律风过来,兴奋地跟我说,找到了徐玲玲的踪迹,希望我可以或许跟着他一起去找。

我想他是怕再见到徐玲玲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答应了下来。

当天晚上,我就趁着飞机去了陕西,在西安跟张斌汇合。一年不见得张斌更显老态,明明才30岁,却像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。

汇合后,我们寒暄了几句,便坐上了去四川标的目的的面包车。

张斌说,这一年他都在陕西这边探询探望徐玲玲的消息,就是在当年他找到徐玲玲的那个小镇附近,听说当地山村里面,有很多人买外地拐来的女人当做媳妇。

但那地方山村很多,而且相隔十分遥远,路又难走,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打探到徐玲玲的消息,就在三百多公里外的一个落后山村里面。

听司机说,那个地方叫周山庄,跟外界联系很少,当地村民的法律意识也相当淡薄,很少有人愿意跟那边的人打交道,导致那地方的经济很落后,目下当今都没有通电,更别说是德律风了。

一路上,张斌双手都是发抖的,显得很是忐忑,我就安慰他这次肯定可以或许找到。

大概坐了8个小时的山路,我们才靠近周山庄,剩余的几公里,车子没法开,司机就带着我们走路过去。

我走得叫都快磨起了泡,才遥遥见到前面一个山村的影子,于是就拉着忐忑的张斌过去。

走到村口的时候,张斌却不敢再往前走了,脸上的表情很紧张,满头大汗的,真正要面对真想的一刻,他却忽然不想去了解了。

我皱着眉,想要拉他进去时,忽然村口走过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女人,满头乱发,脸上满是污垢,正在咿呀咿呀叫个,累了就蹲在了地上,拔起地上的草往嘴里面塞,简直就是一个疯子。

看到这个女疯子,张斌却是挪不开眼睛了,愣愣地看了很久,接着眼睛里忽然冒出两股热泪,张着嘴巴嘶吼的跑过去,死死地抱住了那个女人痛苦。

我这时候候才有点眉目,看了看那个女疯子,依稀的眉目间可以看出有徐玲玲的影子,但这个女人看上去实在太苍老了,皮肤皱巴巴的,双眼无神,举止还像是个傻子。

到底一年的时间,她遭遇了什么,才会变成这副样子容貌?

就在这时候候,从村子那边跑出来一个男人,一个光着身体的男人,见到徐玲玲就挥舞着双臂跑过来,一声不响就狠狠打了张斌两拳,把他打得头昏脑涨,手也松开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别碰我……媳妇,俺娘说……媳妇……只有我才……能碰……碰……”

这男人光着身体,就在那边踹张斌,然后抱住了徐玲玲,嘴巴往徐玲玲脸上凑,应该是个傻子。

张斌眼睛都红了,我跟司机见到可能要出事,急忙上前拉住张斌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村口的吵闹声,可能被村里人听到了,然后就有很多村民拿着棍棒扁担,气势冲冲地跑出来,还有人拿着斧头和镰刀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。

“爸……爸……妈妈。”

这时候候,从后边跑过来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子,那呆滞的双眼,看起来神智也不太清楚。那小孩子就跑到徐玲玲和那傻子的旁边,抱着两小我私家,然后呆呆地看着我们。

见到这样子,我们算是理解理睬了,徐玲玲之前几年,被人贩子卖到了周山庄,然后嫁给了那个傻子当老婆,还生下了一个孩子。

“徐玲玲,你怎么了?我是张斌啊,你老公啊!”

张斌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喊着,但徐玲玲却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容貌,叫她也不回应,一个劲傻笑。

“疯了,她疯了!”

我急忙拍醒张斌,让他认识到这个现实。

“他们是来抢李大傻家的媳妇了,乡亲们,赶紧把他们轰出去!”

见到我们这幅样子容貌,那伙村民理解理睬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,拿着棍棒刀斧就冲过来。我跟司机急忙拉着张斌逃走,最后我忘了一眼徐玲玲的标的目的,还是一副痴呆的样子,唯有看向她儿子的时候,眼中流露出几分温暖。

之后,仓惶逃走的我们三人,上了面包车就往回开去,去警局的一路上,张斌都是丢魂失魄的样子。

最后,我们在市里面报了警,但对方一听是周山庄,就说这件事可能有些麻烦,那伙人不认法理,可能要折腾好久。

正巧的是,有个小警察,是从那周山庄里面出来的,目下当今全家都搬到了市区里面住。他一听我说的事情,就说起来徐玲玲这件事。

前几年,那小警察还在周山庄的时候,李大傻的娘亲还在世,见儿子痴傻可能讨不到老婆了,就花了5万块钱,跟人贩子买了个媳妇,听说还是个大学生。

后来人送过来的时候,村里人都去看了,乖乖,切实其实是个大美人,而且还识字,让村里人都是羡慕不已。

起初的时候,徐玲玲有过几次逃跑,但最后都被村人抓了回来,给毒打了几顿后,她就不敢逃跑了,老老实实呆在李大傻家里面,过了一年多的时候,就给李大傻生下了一个儿子。

本来以为,这女人生了孩子后,可能就不会再有心思逃跑了。母亲都很爱自己的孩子嘛,村里有其他几个拐来的妇女,也都是生下孩子后,就放弃了逃走的念头。

可徐玲玲没放弃,一直在找机会逃走,于是就在她的婆婆过世的时候,趁着村里人都去上坟的机会,逃走了。

既然逃走了,村民也没辙,当然也不怕报警,大不了一起抗法,虽然愚昧,但法不责众的还是懂得。

本以为徐玲玲逃走后,大概就永远不会回来了,可没过几个月,她就从外面回来了,还带来一大包东西,一看都是为小孩子准备的,村人一看她回来,就对她严密监视起来,不让她再带着儿子逃走,使得徐玲玲无机可乘。

我这才豁然开朗,为何那时候徐玲玲的表情那么牵强,她恐怕还在惦记着留在周山庄的儿子。

“那她怎么就突然疯了呢?”

张斌听着,喃喃道,眼睛通红通红的。

“我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,听她叨念过几句。”

那小警察就说,徐玲玲呆在周山庄,跟李大傻做夫妻,但是看不起痴傻的丈夫,却又不克不及够离开,渐渐就被折磨疯了,可怜的女人。

也许是那小警察心中有愧,后来带人偷偷去把徐玲玲和她儿子给接了出来,可是徐玲玲已经完全疯掉了,被关到了神经病院里面治疗,将针头当做是草吞进了胃里面,大出血没救回来。

张斌就带着徐玲玲的儿子继续生活,后来我们帮他找了个脑科医生看看,花了很多钱,算是让那孩子可以或许正常生活了。

喜欢看故事的朋友关注微信公众号RR77663,每天都有新故事。

热门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