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

2016-07-23 03:12 来源:健康生活网整理

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

在马拉维南方的一些边远地区,女孩子们在传统上一旦到了青春期,就得给钱与一名叫做“鬣狗(hyena)”的性工作者啪啪啪。村长老们不会觉得这是强奸,相反是一种宗教上的“清洁”。可是,据Ed Butler报导,这种行为恰恰是有传染疾病的风险,很不“清洁”。

我(原文作者,下同)来到马拉维南部的恩桑杰行政区,在一个三房的棚屋的土院子里,我见到了Eric Aniva。院子外的山羊和鸡被饲养在尘土中。穿着一件邋遢的绿色衬衣,瘸着一条腿走路(据他说是天生的),他过来跟我们热情地打招呼。他看起来倒是挺喜欢有媒体来关注他。

Aniva是这条村里面有口皆碑的优秀“鬣狗”。这个传统的称号,是由马拉维南部几个边远的社区共同聘请,提供“性爱清洁”。比如说一个男人死了,他妻子就需要跟Aniva睡过以后才能埋葬丈夫。要是一个妇女流产,那她也得来一次“清洁”。

最让人震惊的是,在恩桑杰这里,女孩子来了初潮以后就得来一次为期三天的爱爱,来完成从孩子到妇女的征途。如果这个女孩子拒绝,人们相信疾病或者致命的噩运将会降临到他们的家人,甚至整条村。

Aniva告诉我:“大部分跟我睡的女孩子,都还在上学。”

“有些女孩只有12、13岁,但我还是希望她们年纪大一点。所有的这些女孩子都很开心我来做她们的‘鬣狗’。事实上她们还很骄傲地告诉其他人,这男的很会让女人兴奋,是个真男人。”

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绿色区域是宗教性爱发生的地方

尽管他一个劲儿地吹,我还是去见了几个隔壁村的小姑娘,她们非常厌恶经历过的那段折磨。

其中一个女孩Maria告诉我:“我什么都做不了。为了我的爸爸妈妈我必须得去做。如果我拒绝了,我的家人就可能会受到疾病侵扰,甚至死,我很害怕。”他们告诉我,他们所有的女性朋友都跟一个“鬣狗”做过。

在马拉维被偷走的清白——BBC世界频道正在播出。

Aniva看起来四十来岁(他对自己的准确年龄含糊其辞),目前有两个妻子而且都很清楚他的工作。他说她睡过104个妇女和女孩——尽管他在2012年,对一份当地报纸也是说这个数。我感觉到他很久没有算过了。Aniva,据他所知,有五个孩子,他真不确定自己让多少少女妇女怀过孕了。

他告诉我,他是社区的10个鬣狗之一,然后恩桑杰的每条村都有他们的存在。每次完事他们都会有$4到$7的报酬。

经过一个钟的车程,我见到Fagisi,,Chrissie和Phelia。这几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是这条村里,这项成人传统的守护人。她们的工作是每年组织那些刚到青春期的妇女们来到训练营,教她们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和如何在性爱过程中取悦男人。与鬣狗一起完成的“性爱清洁”是整个过程的最后一个环节,由女孩们的爸爸妈妈自愿安排。Fagisi,,Chrissie和Phelia解释:“这过程很有必要,是为了避免他们的父母和社区的其他人染上传染病。”

我告诉他们,搞“清洁”本身就有更高风险传播传染病。根据习俗,跟鬣狗做是不能戴套的。但他们说,鬣狗是神选之屌,所以不会染上HIV/Aids的。

很显然,给了鬣狗这权利,对于整个社区来说是有巨大的风险的。据联合国估计,每十个马拉维人就有一个携带病毒,所以我问Aniva他是否HIV阳性。他的回答真的把我吓坏了,他说,他是,而且他从未在女孩父母聘请他的时候说明这一点。

我们的对话还在进行,Aniva感觉到我的情绪。他不再吹逼,告诉我他已经比以前做的要少很多了。他坦白:“我现在还会到处做做‘清洁’。”他接着说“我会不干的了。”

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Aniva拿着一根树根,他会在开工前把树根碾碎加到水里喝下去

所有参与到这些宗教仪式的人都很清楚地知道,他们的这些习俗正被外人抨击,不仅仅是教会,还有政府和非政府组织。反对的人已经开展了反“有害宗教活动”的运动。

性福部(Ministry of Gender and Welfare)的常务秘书May Shaba博士说:“我们谴责这些人,但我们也要指引他们,让他们知道是时候改变他们的宗教仪式了。”

有人告诉我,受过教育的父母都知道不去雇这些鬣狗了。但是跟我交谈过的老一辈妇女不以为然。

Chrissie跟我说:“我们的文化才没毛病,你看看现在的社会,女孩子们多滥,所以我们必须把我们村里的女孩训练得有修养,这样他们才不会堕落;培养成好妻子,那么丈夫才会得到快乐。只有这样他们的家庭才能够平安和睦。”

Clause Boucher神父,出生在法国的天主教神父,在马拉维生活了五十年,现在是名备受敬重的人类学家,他说这些仪式可以追溯到数个世纪以前。它们来自于一种古老的信仰:小孩需要进行性行为才能完成进入到成人的“高温”。在过去,女孩更倾向于等到15、16岁才到初夜,这样通常会被指派一个选好了的未来丈夫。今天,更可能会付钱给个性工作者搞定,一个鬣狗,然后也不用羞愧。

Boucher教父指出,改变儿童性别歧视所作的努力在边远的南部非常受限,尽管基督教已经来了一个世纪,艾滋病也肆虐了30年。在国家的大部分地区——特别是靠近布兰太尔和利隆圭的地方,“性爱清洁”尽管有过现在也非常少了。

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至高酋长Theresa Kachindamoto

在马拉维的中央区代扎,鬣狗仅仅会在刚刚成为寡妇和不育的妇女上用到。但至高酋长Theresa Kachindamoto,一个马拉维少有的女性首脑,将与传统对抗作为自己天职。

她正尽力劝服其他的部落酋长一起努力。在一些其他的地区,像是国家东部的Mangochi,人们在庆典上改为给女孩抹圣油,取代了性爱。但在恩桑杰,努力都化成泡影。马拉维是地球上最穷的国家之一,日益增加的报导是农村的饥饿问题,那才不是政策上的首要任务。

这个男人的工作是受雇给少女破处从左到右:Aniva;Aniva的妻子Fanny与小女儿;Fanny姐姐;一个前顾客

在一个边远的村子里,我见到了Aniva的其中一位妻子,Fanny,和她最小的女儿宝宝。Fanny本身是个寡妇,经过Aniva的“清洁”后,很快他们结为夫妻。他们的关系看起来不怎么和谐。坐在Aniva旁边的她,胆怯地承认她很讨厌他的行为,但这又是必要的生活来源。我问她,她会让她的两岁小孩十年后经历同样的成人仪式吗?

她回答:“我不想,我希望这传统到头了。我们是被逼跟鬣狗睡的。我们根本没得选,作为一个女人真的好悲哀。”

“当时发生的时候你有憎恨吗?”我问。

“我到现在依然很憎恨。”

当我问到Aniva他是否会让自己的女儿经历这样的性爱清洁,他又一次惊讶到我了。

“不,我女儿不行,我不允许。现在我在争取结束这项恶俗。”

“所以,你一边反对,一边自己接着做?”

“不,就像我说的,我在停了现在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我保证,我会停的。”

本文标签:马拉维   鬣狗   棚屋   破处   村长

热门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