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男朋友在工地小树林,结果男朋友的下面被咬了。

2016-06-17 15:07 来源:健康生活网整理

和男朋友在工地小树林,结果男朋友的下面被咬了。

十八年前,我才三岁,父亲去世了。他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财富,却在母亲肚子里留下了一个种,也就是我的弟弟。弟弟是父亲死后才生下来的,就是所谓的遗腹子。

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,母亲毫无征兆的疯了,不修边幅,赤着脚满村子乱跑,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胡话,村里的老人都说她这是被大仙附体了。三天之后,她突然清醒过来,从此成了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仙娘婆。

母亲似乎很灵验,卜卦消灾之类的事情她都很擅长。村民们但凡遇到些诡异奇异乖张的事情都会来找她解决。母亲就靠着这个职业把我和弟弟抚养大。

随着我逐渐成长,外出打工的人愈来愈多,留守在农村的人愈来愈少,母亲的生意也愈来愈不景气。作为姐姐,我只能为家里人付出。

16岁初中毕业,我就跟随南下大军去了东莞,进厂打工,我节衣缩食,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来,把它寄回家供弟弟读书,钱不算多,但在内地也基本够用了。

我男朋友丁磊是初中时的校友,高我两届,他考上了大学,学的是工民建专业,毕业后去了彭都,在建筑工地项目部做施工员。

最近他跳槽了,工资涨了三成,在新的项目混得不错,于是把我弄到自己的项目开电梯。这个差事工资不高,但还算轻松,关键是我们可以或许在一起,可以摆脱两地相思之苦。

这个项目是开发一片住宅小区,一共十栋楼,每栋楼都要修建16层,有六栋已经到了十层左右,还有四栋刚刚做完根蒂根基。项目地处荒僻罕见,依山而建,宿舍和办公楼就靠着山,后面有一片灌木林,看起来很是荒凉。

上岗头一天,项目经理马正阳带着我去拜老爷,然后神秘兮兮的跟我说了几条关于晚上开电梯的禁忌:一是不要照镜子;二是东西掉到地上,捡的时候不要从两腿.之间往后看;三是如果电梯操作突然平白无故的失控,千万不要惊慌,大叫几声“老爷保佑!”就能够安然无事了。最后他补充了一条,宿舍后面那片灌木丛千万不要进去,尤其是晚上。

马经理的话听得我不寒而栗,我怀疑这个工地是否是有不干净的东西,问了丁磊,他不以为然,说老板是潮汕人,他们就信这些,工地每一个新来的工人都要去拜老爷,每个月初一十五也都要去,其实工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图个心安。

工地的条件很艰苦,住的是板房,管理人员四人一间宿舍。丁磊用厚布做了个蚊帐当作遮羞布,想要我跟他住在一起,说是两口子同来的工人都是这样做的。我知道他们宿舍全都是些独身只身狗,当然就拒绝了。

我们还没有结婚,而且我脸皮薄,怎么可能跟那些工人等量齐观,我宁愿继续住在八人一间的女工宿舍。

来了工地快半个月,丁磊和我天天可以或许见面,可是那事一次都没做过,就像美味佳肴摆在面前却不克不及吃到嘴里,那种滋味比两地分居更加难熬。

丁磊憋不住了,吃了中饭后带着我去了办公室,可是有人在那午休。我们只得偷偷溜进了工地,楼层里拆下来的模板钢管一大堆,七零八落,自然不可能在那办事,当然只能在电梯里将就一下了。

为了保险起见,我把电梯开到了顶楼,却发现另外一个梯笼里有唧唧哼哼的声响,居然有人抢先在那办事!我听出来这是罗虹的声音,顿时面红耳赤,赶紧把电梯开了下去。

罗虹也是电梯操作工,她老公在另外一个工地做事。她将近三十岁了,姿色平平,但一双桃花眼很勾人,再说工地女人少,就算一只母狗男人们也会多看几眼。据说工地上至少有十小我私家跟她上过床,虽然她日常平凡言谈举止轻浮,但我一直不相信此事,今天居然真的撞上了!

“要么晚上我们出去开个房?或者你跟你们宿舍那些人说一声,让他们出去一两个钟......”我迫不得已的看着丁磊,明明是正当恋爱,弄得像偷情一样平常,还是不克不及达成目的。

丁磊咬了咬牙,说出去距离太远了,很麻烦,而且要花不少钱,长时间来说也不是办法。让别人腾出宿舍来,弄得像临时夫妻一样,感觉总不是那么回事,他一定会有办法。

下战书下班的时候,丁磊灰溜溜跑过来说我们终于有地方住了。

我很是惊讶,当然更多的是开心。我兴奋的跟着他回到宿舍区。丁磊带着我到了宿舍后方,我这才发现,那片灌木林被修出了一小块空地,里边赫然摆着一个集装箱!

“思思,进去看看!”丁磊笑眯眯的对我说道。

我如饥似渴的推开门进去,里边摆着一张床,一张桌子,还有一台陈旧的二手电视机,空调也有。虽然很简陋,究竟结果也算是有独处的空间了!

丁磊抱住我往在床上一滚,我也把强烈热闹的吻回应过去,整个集装箱内春意弥漫。丁磊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,他说待会有人过来吃饭。

我有些诧异,这里没有炊具,怎么做饭啊?丁磊告诉我,他叫挖掘机清理场地的时候,挖死了一条大蛇,挖机手林昌明正在宿舍那边烹宴,待会就会端过来了。

丁磊去小店买了两瓶白酒过来,不一会儿林昌明把蛇肉端过来了,居然还是麻辣味的。

没多时又进来了三小我私家,测量员李涛,安全员杨志坚,质量员王文勇,都是丁磊宿舍的。他们五小我私家酒量都不错,我也陪着他们喝了一点。

酒菜很快就一网打尽,李涛他们几小我私家特别很是知趣,立马起身告辞了,他们当然知道我和丁磊有重要事情要做......

看他们走了,我赶紧起身收拾碗筷,没想到丁磊突然从后面把我搂住了,他轻吻着我的脖子和耳垂,两只手熟练地在我身躯上来回游走,又酥又麻的感觉传来,我忍不住浑身燥热起来,转身与他紧紧贴在一起,把炙热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。

我明显感觉得到,丁磊下方那坚硬之物已经顶住了我的小腹,我顿时心神不定,下意识的往撤退退却去,后方正是那张简陋的小床。

我含情脉脉的目光望向丁磊,他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,多年的情侣早已心有灵犀,他心心相印的一把抱起我,轻轻的搁在床上,充满爱意的吻遍布我的全身,很快衣衫尽去......

灯灭了,清凉的月光悄悄地从窗帘缝里探入,丁磊的动作已经让我情迷意乱,他粗重的喘息在我耳边比任何催情剂还要刺激,我的秘密花园早已流水潺潺......

我细滑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在丁磊宽阔的背上摩挲,正期待着他与我融为一体,突然“啊!”的一声惨叫,丁磊滚到了床下!

“丁磊,你怎么啦?”我吓坏了。

和男朋友在工地小树林,结果男朋友的下面被咬了。

丁磊没有回答我,我打开灯一看,丁磊满头大汗,双手抱住下面,痛苦的哀嚎,我凑过去一看,他那物件肿得像一个地瓜似的!

我赶紧打德律风给他宿舍那几小我私家,我们连背带抬的把丁磊弄上车,把他送到了医院。

急诊科大夫一看也蒙了,问我们丁磊是被蛇咬了,还是让蝎子扎了?

我本来想说是多是因为吃蛇肉引起的,可转念一想,我们其他人都没问题,那应该不是缘故原由。

整个晚上又是打针又是输液,把丁磊折腾的够呛,林昌明他们走了,我在医院陪了丁磊一宿。

到了第二天中午,丁磊的病情才有所缓解。大夫让丁磊回忆一下到底干了些什么才会得这样的病,是否是生活不卫生酿成的?丁磊苦笑着说多是因为喝多了酒皮肤过敏。

大夫嘀咕说,见过喝坏胃的,但就没有见过喝坏那东西的,这事儿还真邪门。

他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奇怪了,心里有些怀疑,是否是丁磊背着我在外面玩那些不干净的女人,染上了不干净的病。可是丁磊这病又不是那种病,如果真是这样大夫早就诊断出来了。

既然没什么大事,也是谢天谢地了,丁磊出了院,和我在外边吃了个快餐。

这时候候,丁磊的德律风响了,他接听之后,脸色大变。

我急忙问他出了什么事,丁磊脸色很难看,他告诉我工地出事了!

上午,林昌明开着挖掘机,开挖一个浅根蒂根基,没开工多久,挖掘机突然就坏了。修理工查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毛病,生气的用扳手砸了一下履带,挖掘机竟然稀里糊涂的好了!

林昌明爬上挖掘机继续工作,而旁边的测量员李涛忽然就摔倒在地上,入手下手都以为是中暑,大家给他喂水、扇风,醒来之后,李涛说他看到了很多蛇!大家都以为他发高烧说胡话,并没有在意。

李涛刚醒,林昌明那边又出状况了,他平白无故的打摆子,全身哆嗦,忽然冷忽热!

正要把他送到医院,马经理过来了,他问了问情况,说有办法处置惩罚,让大家散了!

马经理听说了我们在灌木林里放了个集装箱房,清理场地时挖死蛇,还把它吃了,顿时怒不可遏,让我和丁磊赶紧回工地。

这时候候我突然记起马经理在上岗前跟我说的最后一条禁忌,忍不住脚手冰冷......

马经理警告过我,宿舍后面那片灌木林千万不要进去,我和丁磊不仅进去了,而且还打算在那定居,还搞出那么大动静来。

如果只是丁磊一小我私家出问题,那可能真的只是一个巧合,但林昌明和李涛都出事了,那就不寻常了!看来我们是招惹到蛇灵了。

丁磊却不以为然,他说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,不就打死一条蛇罢了,这条蛇除大一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潮汕人太迷信了。

回到工地,马经理又是一顿劈头劈脸盖脑的训斥,然后把几个吃了蛇肉的人都叫来了,林昌明依然还在打摆子,是杨志坚和王文勇扶着他过来的。

马经理二话不说,带着我们去拜老爷,“老爷”就在我们宿舍旁边,一个简略单纯的棚子,里边摆放着老爷的神像,然而老爷其实不是一个,而是一男一女,他们穿着鲜艳的服饰,看起来慈眉善目的。

我刚来工地时也是很疑惑,“老爷”为何还有女的?后来问了人才知道,潮汕的信仰很奇特,他们所谓的“老爷”其实不是一个特定的神,而是一系列的神。

初一十五拜的是天公也就是玉皇大帝,而还有天地父母,佛祖公,地头老爷,海中妈,伯公伯母一大堆,不可胜数。按照老传统,几乎每天都要拜不同的神,然而目下当今比较简便了,通常情况也就是拜祭一下家里的“地主爷”。我们在工地拜的是福德老爷,也就是伯公伯母。

马经理在“老爷”面前摆放了一些水果和酒菜,让我们一个个烧香拜“老爷”,他也虔诚的拜倒,口中念念有词:“老爷,你一定保佑我们工地平平安安!几个小孩子不懂事,做了错事,但他们真的不是有意的,你一定要帮帮我们!要不然,他们出了事,老板也会受到牵连的。”

和男朋友在工地小树林,结果男朋友的下面被咬了。

马经理念完,又烧了一些纸。说来也奇怪,那些纸呼的一下就燃尽了,纸灰直直的飘起来很高,香也燃得很快,一会功夫就烧没了!

马经理面露喜色:“谢谢老爷!”

“应该没事了吧?”林昌明心旷神怡的问道。

“哪有那么容易?”马经理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都跟我去灌木林!”

马经理打量了一下我们的那个集装箱,皱起了眉,叫丁磊赶紧把它弄走。丁磊很不甘愿答应,嘟哝着说是已经付了三个月的租金,而且集装箱进场费也不少。

马经理怒气冲冲,问他钱重要还是命重要!丁磊低着头不敢顶嘴。

“蛇骨头呢?”马经理板着脸问我们。我赶紧从集装箱门口的垃圾桶里,把吃剩下的蛇骨翻了出来。

“造孽啊!”马经理脸色很难看:“蛇在哪发现的就把它埋在哪!”

李涛赶紧去找了把锄头,挖了一个坑,不寒而栗的把蛇骨头埋了进去,把土填好。

接下来,马经理居然要我们跪在蛇骨头面前,给它烧香化纸。向蛇下跪,大家都很不甘愿答应,但马经理凶巴巴的骂人,我们也不能不跪下了。

林昌明拿出一个打火机,准备点火,可是打火机一摁下,火焰呼的一下冲上来,把他的眉毛给烧焦了!

丁磊一把抢过打火机,可是手抖得厉害,几次都没有把火打燃。马经理迫不得已的亲自动手,火机正常了,可是香和纸怎么也点不着!

这也太邪门了!如果说是受潮了,可刚刚拜老爷的时候没一点问题啊!大家面面相觑,马经理面色凝重起来了,说是蛇灵还不肯原谅我们。

虽然是大中午,然而我感觉到一股凉气沿着背脊一直升到了头顶,我只觉得到灌木林中有一双怨毒的眼眸在盯着我。蛇是被林昌明挖死的,他清理场地是丁磊安排的,然而丁磊做这件事只是为了我,我才是害死这只蛇的罪魁祸首!他们两人都出事了,我肯定不会平安无事的。

马经理脸色很难看,说是要赶紧请大师来看看,可是德律风打出去,那个大师没在鹏都,要三天后才能过来。

大家都傻眼了,马经理安慰我们说,老爷已经答应帮忙了,应该不会出多大事,最多也就像林昌明那样打打摆子。但他警告我们这几天不要离开工地,也不要把事情张扬出去,免得整个工地胆战心惊,当然那个集装箱必须马上弄走。

丁磊很不情愿,说是没地方住。马经理瞪了他一眼,说他这是不知死活。当然我知道马经理这人刀子嘴豆腐心,果然他马上就叫李涛他们三小我私家搬到隔壁宿舍挤一挤,让我和丁磊住那一间大房。

李涛他们当然不好意思拒绝,但我觉得有些难为情,工地条件本来就不好,让他们到隔壁房间去挤,有些强人所难,于是我就说自己还是回集体宿舍住。

马经理走了之后,丁磊赶紧打德律风叫人把集装箱拖走了,他虽然不信鬼神,但这件事确实太邪门,他也不敢太倔。

然而林昌明却怕得要命,打摆子也就算了,就怕有更邪门的事发生,马经理请的大师还要三天才能到,说不定我们早就挂了。

李涛说,老爷都答应帮忙了,应该没事的,王文勇也是这个意见。但杨志坚却不认同,他认为老爷不一定有用,如果靠谱的话,怎么可能连蛇灵都镇不住。

丁磊想了想,说是天下的高人不可偻指算,为何非得等马经理请的那一个,还不如我们自己去找一个高人来看看。

我赶紧拦住他,因为刚刚马经理说过,不克不及离开工地,否则老爷保不住我们。

杨志坚说,上次他去仙湖,有一个算卦的张天师,很厉害,他留了一个德律风号码,联系一下,看那人能不克不及摆平。

德律风打过去,那小我私家说没问题,就是钱的问题,开口要一万。杨志坚看了看我们说,每人出两千元,问大家愿不愿意。大家为了求平安,当然也就同意了。

到了下战书四点的时候,林昌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过来了,这个就是他所说的高人张天师,穿着跟普通人一样平常,长相却怪异得很,脑门高高凸起就像年画里的寿仙一样平常。

他到了灌木林,在里边转悠了一圈,说是问题不大,容易解决,说着就把手一伸,意思很明显,先拿钱再干活!

和男朋友在工地小树林,结果男朋友的下面被咬了。

丁磊赶紧把装好钱的信封往他手里一塞,那人没有打开,用手捏了捏,一副满意的样子,立马就把钱收到随身的包里去了。

接着他从包里取出一把桃木剑,还有香和纸。说来奇怪,我们刚才点不燃香纸,他却一点就着,看来人不可貌相,他还真是有些道行的。

他脚底下踏着奇怪的步伐,口中念念有词,手中桃木剑有模有样的舞了一阵,说是已经搞定了。我半信半疑,这么简单一万大洋就到手了,但又不懂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蹲下身子,把家什收拾好放进包里。

这时候候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!一股怪风旋转着吹了过来,那还没有燃完的香突然就熄了。我汗毛都竖了起来,赶紧问张天师,是否是有问题。

张天师站起身,横了我一眼,怪眼一翻,拍了拍胸口,说是绝对没有问题,已经成功了,刚才的风只是一个意外,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。

张天师说完,步履维艰朝前走去,结果走出十米远,他就停住了。

我以为张天师还有什么事要向我们交待,就赶紧走了过去,结果发现他满脸通红,突出的脑门更是红得像要流出血来一样,满头满脸都是汗,舌头伸在外边,根本就说不出话来,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。

我吓坏了,看来出事了!丁磊他们几小我私家也发现不合错误劲了,但也都吓得丢魂失魄,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我做了一次深呼吸,说了声,大仙,这小我私家是我们请过来的,跟他无关,有什么事,你就冲着我来。

话刚说完,张天师脸色就马上好转了,他惊恐的大叫了一声,把那个装着钱的信封扔给我们就兴冲冲的跑了。

我们面面相觑,这事愈来愈邪门了,连张天师也不靠谱,我们除长吁短叹也想不出别的办法,只能熬过这三天,等着马经理说的那个大师过来解决了。

因为担心出什么乱子,晚上差不多十一点钟,丁磊才把我送回了女工宿舍。

可是睡下以后没多久,我就感觉身上热得像一团火似的,我以为是发烧了,吃了两片退烧药感觉好了一点,可是过了半个小时又折腾开来了,折转反侧十分困难才睡着。

突然一个声音在叫我的名字,那声音很低沉,像是在耳边发出来的,但又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,这让我不寒而栗。

我睁开眼睛一看,床头站着一小我私家,他浑身都是血,全身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,一双血淋淋的手向我伸出来,嘴里叫着:“皮......皮......给我......给我!”

未完待续……

如果你喜欢我的话,订阅我吧,关注我吧!更多精彩内容,请在微信内添加+我实在是太屌了:【taidiao520】←【长按可复制】,回复2293或者【工地诡事】既可得到后续情节!

本文标签:清醒   父亲   母亲   遗腹子   弟弟

热门搜索